•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上月增长8.5% 2019-02-21
  • 【回复:四两寻找哀鸣之问】为什么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专家解释的4点原因很靠谱 2019-02-19
  • 全面从严治党,以更高能力和水平引领新时代——来自基层蹲点现场的报道 2019-02-19
  • “人工智能创作物”有没有著作权 2019-02-19
  • 劳动不是人的本质,对劳动成果即社会财富的占有才是人的本质。在私有制阶级社会中,劳动成果即社会财富被剥削阶级无偿占有,所以人的本质便表现为阶级本质,“每... 2019-02-05
  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2-05
  • 《今天我学习》第一集:如何理解党的十九大的鲜明主题 2019-01-27
  • 时尚纤薄 雷柏M200多模式无线鼠标上市 2019-01-27
  • 任天堂Switch九月开始收连线费 详细方案公开 2018-12-06
  •       从B市到东海是另外一个方向,要走三个市,S市,D市,L市。
          陈世豪让人把他带到这里,就是为了行踪不会被打探到,既然是这样,他也不能用身份信息使用交通工具。
          陈默找到郊区物流园,寻到一家餐厅进去吃饭,耳边听着周围人的议论声,随后在物流园内转了两圈,寻到了一辆去向S市的货车,买了一个西瓜走到车旁。
          朝车内的司机道:“兄弟,有刀没,借个?!?br />      司机戒备地看了一眼,看都陈默手中拿着的西瓜,把车旁边放的一个小刀递给陈默。
          陈默切开,给司机拿去一半,道:“谢谢兄弟,来吃瓜?!?br />      那司机见陈默面生,道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的?”
          “我们公司准备做货运,我出来探探路,先看看外面的情况?!背履叱员咚?。
          那司机听到这话眼睛一亮,道:“你不是本地人吧!”
          “恩,原来东海的,现在在S市打拼?!背履低暧帜闷鹨桓鑫鞴?,快速解决。
          那司机一听道:“S市现在有两个货运公司很火,兄弟,这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?!?br />      陈默放下瓜,擦了嘴道:“有钱有关系就能做,我就是先来探探路?!?br />      “这话说得对!有钱都能做!哈哈,你怎么会想做货运,以前做什么的?”司机心中已经打起小九九。
          他们这些开大车的人也不是专门属于哪个公司,而是有很多公司作为联络,那边儿有活,有时间去哪边,公司多了有价格竞争,他们的钱也能多拿一点。
          “我老子的事不想提,是爷们总得自己出来闯荡闯荡,做做自己的事不是?!背履低?,一挺胸膛,浑身气质显了出来。
          “哈哈,说得好!男人就得出来闯荡自己的事业!兄弟我给你说……”
          ……
          大车在山道上前行,陈默和司机坐在车上,与司机聊天。
          司机叫做陈大虎,听到陈默的名字是本家,再联想到陈默家里的背景,直接拉陈默这个关系,载着陈默回S市。
          一路聊下来,陈大虎说话间已经把陈默当成亲兄弟了,到达S市,陈默请陈大虎吃了一顿好的,说突然家里有事要回去,陈大虎这才惜别陈默,还不停提醒陈默如果需要司机一定找他。
          S市离D市不过60公里,陈默直接骑了一天自行车骑到D市,在D市好好休息了一天,第二天找到一个去L市的黑车,打着一趟到达L市。
          从这里再到东海,并不远,黑车司机听到陈默还要去东海,很热情的帮陈默又找到一辆车,拼车回到东海。
          许久未归,再次回到东海,陈默心中满是动荡,虽然他不是真正的陈默,但是这么久,还是会想起来王淑芬。
          只是现在他已经不是之前陈默的样子,又要怎么去见王淑芬!
          想了想,陈默去买了件白大褂,找了一个大布袋,跑药店买到不少干药草,拿着这些东西,陈默打了个的士朝七莲县而去。
          剩下的路,陈默选择步行,到达凤村的时候,不少从前熟悉的面孔出现,陌生地盯着他,像防狼一样,将他上下打量。
          “小子,你找谁?”村东的杨婶小心地朝陈默问道。
          陈默满脸好奇地四处张望一圈道:“这里有一位叫做王大河的大夫吗?”
          “小子,王大河早就死了!你是?”听到陈默是来找王大河,杨婶的表情松动很多,好奇道。
          陈默一脸诧异,摇着头感慨:“我听说这里有一位威望很高,医术出名的大夫,找了很久才找到这里来,他人怎么就不在了呢?”
          陈默语气中满满的惋惜,杨婶也跟着感叹:“谁说不是呢?从前王大夫在,我们好多人不用多花钱就能治好病,每次王大夫随便开点药大家就能治病,现在王大夫不在,去县里一看病就要花好多钱!”
          “哎!”陈默叹息一声,道:“王大夫还有家人在吗?我想去拜访一下?!?br />      杨婶身子一僵,道:“哎,王大夫离开后,他外孙就走了,留下他女儿……唉?!?br />      杨婶叹息一声,朝陈默挥挥手:“小伙子,你还是走吧,王大夫没有家人在了?!?br />      陈默心一沉,杨婶什么意思,怎么会说外公没有家人在?那陈默的妈在哪?
          “王大夫的女儿怎么了?生病了吗?”陈默继续问道,脸上满是担忧。
          “没有没有没有,小伙子你还是走吧,王大夫女儿嫁人了,你去了打扰人家不好!”杨婶说完不想和陈默多说,转身离开。
          陈默沉默地看着杨婶离开,眼睛中露出危险的光芒。
          她说王淑芬嫁人了,怎么可能!陈默知道,她既然选择留下来等待,就绝对不会妥协!
          陈默又找了两家打听情况,终于在后山田边听到有女人偷偷议论。
          “你们说那王淑芬怎么那么死脑经!想不开呢!儿子都死了!不嫁给村长,她以后日子怎么过?那么傻!村上都已经说了娶她,她还在那里闹!简直就是不识时务!”
          一个女人一脸嫉妒道:“村长要啥有啥,有钱,有势,她太傻了!”
          “你以为村长能那么好的耐心让她一直熬着,我家那口子说了,今晚……”
          陈默顿时满腔怒火,当初那个村长就要强娶他娘,他收拾了一顿,竟然贼心不死,又想欺负人!
          在想起来这个人说的,他死了!他不时还给王淑芬发消息,谁告诉村长“陈默”死了的消息!
          陈默不知道王淑芬会怎么想,??隙ɑ岬P哪压?。
          那个村长,太可恨了!
          陈默佯装观赏村子,路过陈默原来的家,门庭冷落,到处都是灰尘,一眼就能看出来有段时间没人居住。
          陈默的心一沉再沉,调转方向,朝村长家走去。
          才到门口,陈默就听到了里面的嘈杂和叫骂声,乱糟糟一通。
          陈默等了一会儿,听到里面道:“那个挨千刀的死女人!死不到外面死去!真是晦气!专门祸害人的!”
          “快别说了,去找大夫,找大夫!”
          “找什么大夫,我都看了,没气儿了!你说着做的什么孽??!想死早不死!现在才死!”
  •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 上月增长8.5% 2019-02-21
  • 【回复:四两寻找哀鸣之问】为什么一直辛苦劳作的农民没有富起来?专家解释的4点原因很靠谱 2019-02-19
  • 全面从严治党,以更高能力和水平引领新时代——来自基层蹲点现场的报道 2019-02-19
  • “人工智能创作物”有没有著作权 2019-02-19
  • 劳动不是人的本质,对劳动成果即社会财富的占有才是人的本质。在私有制阶级社会中,劳动成果即社会财富被剥削阶级无偿占有,所以人的本质便表现为阶级本质,“每... 2019-02-05
  • 我写文章不是为了别人的赞许,是为了讨论问题,让人有思考的价值,就像你网名一样,探寻真理。我并非就全盘赞成市场经济,只是在讨论它的合理性,在文中也提问,“既然我们 2019-02-05
  • 《今天我学习》第一集:如何理解党的十九大的鲜明主题 2019-01-27
  • 时尚纤薄 雷柏M200多模式无线鼠标上市 2019-01-27
  • 任天堂Switch九月开始收连线费 详细方案公开 2018-12-06